上方-台東縣網路民調公佈

住院看護費納入健保 8成民眾說 yes! 衛福部:仍需凝聚共識

(記者許玲瑄、單蔓婷/台北報導)自聘看護壓力大,外加看護品質良莠不齊、人力受市場環境影響波動大,住院照護往往成為民眾焦慮來源。衛福部護理及健康照護司提出「住院整合照護計畫」,最快將於7-8月徵求醫療院所,下半年試辦開跑。未來有望由醫院安排照護輔助人力,與護理師形成團隊,提供整合照護,以此減輕護理師跟家庭照顧者負荷、提高照護品質。

「住院看護問題已是全民夢魘,沒有人可以置身事外,改革不能再等!」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秘書長陳景寧期待今年下半年健保會能重審提案,盡快全面實施,而非小規模試辦,遙遙無期。

試辦計劃能否成功,所涉的「人」與「錢」該如何規劃,成外界關注重點。衛福部照護司未來將著重照護整合計畫中的人力培訓和勞動條件;至於8成民眾願意提高保費來支持看護費納入健保政策,健保署則認為,還需要凝聚共識。

護理師、看護、病家弱弱相殘 身障者是最大受害者

菱傳媒的網路民調顯示,高達8成5的民眾肯定「住院看護應由專業人員負責(85.6%)」;近9成認同「由醫院負責訓練、排班及管理的住院看護,更有品質(89.8%)」,顯見民眾對於專業照護的期許與需求。而看護專業與人力不穩定,對身心障礙者的影響更加嚴峻。

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聯盟秘書長洪心平從身心障礙者的醫療經驗中出發,她希望衛福部盡速推動照護整合計畫,因為身障者住院一定需要看護,「我們很常聽到看護專業知識或經驗不足,導致身障者在移位時摔傷、到了馬桶上又下不來的窘境」,部分身障者礙於身體機能缺失,難以感受到自身傷口受損,若看護未能注意,發現時往往已較嚴重。

礙於看護難尋,即便照顧不周,家屬往往不敢輕易汰換。因為身障者需要更細緻的照顧,很多看護不願意接案,家屬說,「能媒合到就要謝謝了!從來都是我們被人家挑,我們不敢挑。萬一下一個人不來,怎麼辦」?

洪心平強調,「照護工作本來就在醫院發生,讓照護人員變成醫院聘僱的正式人力,納入醫院管理。醫院有管理權限、能進行教育訓練,才能提升照顧品質」。

在照顧實務中,即便是同樣的服務行為,如幫助當事人行動、翻身或餵食,只要發生在不同的情境下,具體的照顧技巧都會有所區別。相較於護理之家或居家服務,看護在住院照顧病患,由於需要配合治療,往往需要使用特殊的醫療器具來幫忙檢測。

洪心平感慨,「運氣好時,遇到病房護理師願意幫忙教導看護照顧方法,對我們來說就比較輕鬆。但說實在的,照顧服務不屬於護理師的職責範圍。」醫院明明有照護需要,卻不願意重視人力缺口,「就變成我們底下的人(病人,家屬,看護與護理人員)在互相承受」!障盟洪心平秘書長盼院方正視照護需要及人力缺口,保障身障者照顧權益。翻攝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聯盟臉書

障盟洪心平秘書長盼院方正視照護需要及人力缺口,保障身障者照顧權益。翻攝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聯盟臉書

健保會僅核3億試辦  現場委員質疑「人」和「錢」

去年健保會審查衛福部所提47.5億元的「住院整合照護計畫」時,僅同意核定3億元試辦,與會委員在現場仍表達很多意見。

目前的醫療現場,護理師的工作內容界定模糊,往往也因病患或家屬要求,不得不處理一些職務外且非醫療服務的工作。

對此,中華民國護理師護士公會全國聯合會副理事長、健保會張澤芸委員就在會議上提醒,「照服員的角色和提供的服務,與專業護理人員在病房提供的照護,是不一樣的。兩者之間不應該有任何連帶消長的問題」。若計畫推動,現行護理給付費用及護病比的規定,也應一併檢視持續修正。

對於試辦期間是否應由院方聘僱管理照服人力,趙曉芳委員擔憂「目前計劃的誘因對於醫院來說是否足夠」?滕西華委員也提問,「衛福部如何協助醫院建立專業教育訓練體系。照護司到底編了多少錢在做全責照護的這個制度的協助上,其實也是沒有看到」。

台灣醫院協會副理事長、陳石池委員肯定強化照護及醫療品質初衷良好,但「現在提出的作法不對」。他說,「只是改善陪病制度,這跟護理品質有什麼關係?跟整個醫療品質又有什麼關係?有人陪病,病就會好嗎?沒有人陪病,病就不會好嗎?所以跟醫療品質的相關性很低啊」!他主張,社會對照護確有需求,但不應該由健保總額支付,政府若要推行政策,應另規劃其他財源支付。

台灣醫院協會副理事長、朱益宏委員則補充,目前醫院總額的財務缺口已超過500億元,皆由醫院承受,「醫院事實上利潤是越來越低的,雖然很多醫院獲利,但他們的利潤大概都低於5%」,長遠看,持續虧損對醫療產業非常不利。盼政府「帶槍投靠」,投入公務預算,對於健保整體的財務才有所幫助。 

「人」與「錢」的問題何解? 衛福部、健保署回應

面對9成民眾認為自聘看護壓力大,衛福部是否在今年底健保會前有所行動?

衛福部護理及健康照護司司長蔡淑鳳表示,「最快從7-8月開始,我們會先公開徵求醫療院所,下半年進行3億試辦計畫,找到本土的模式和發展可能性」,並借由監測試辦時的院內執行涵蓋率、服務使用率及成效滿意度等指標,作為後續與民間溝通,以及提供健保會評估的重要依據。

健保署醫務管理科科長陳依婕則說,「保費調整牽涉到全體國民,且健保的財務壓力還有很多影響的因素,可能還需要凝聚更多共識」,但認可民調結果在推動上一定會有幫助。

此外,衛福部也對看護人力的編制提出相關方案。蔡淑鳳指出,目前的看護多是個人靠行,沒有制度,沒有醫院的歸屬感,「我們希望醫院不論以合約或聘僱方式,都能以月聘進行,讓勞動市場更加正向和健康」,照護司在評估成本也納入人員月薪、保險、夜班費或教育訓練費,「期許經過好的培訓,讓優質人力願意留任」。

陳依婕觀察,衛福部今年已在計畫中要求,院方需訂定照護輔佐人員的管理監督機制,「不過醫療院所也苦惱看護管理的負擔會增加,包括訓練經費、訓練人力和管理的人力,調配看護和病人」。

至於去年健保會的協商結果,為何最後經費大砍半,僅獲3億元試行?

陳依婕坦言,就最後的決議來看,「大家覺得現在仍處於建立模式的基礎階段,不宜直接全面實施,所以協商結果是先小規模試辦」。

「要不要做,只是「決心」問題」,家總秘書長陳景寧表示,各類不同名目的全責照護計畫,多年來的不斷試辦,不斷中斷。

「住院看護問題已是全民夢魘,沒有人可以置身事外,改革不能再等!」她期待今年下半年健保會能重審提案,盡快全面實施,而非小規模試辦,遙遙無期。

家總秘書長陳景寧盼下半年健保會能重審提案,盡快全面實施。翻攝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臉書

家總秘書長陳景寧盼下半年健保會能重審提案,盡快全面實施。翻攝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臉書

相關新聞
住院看護納入健保給付最新民調結果大公開 八成一民眾同意調漲保費!六大民團串聯籲盡速推動
疫情下看護超難找!困難度增3成 「三明治世代」近7成坦承經濟壓力高

 

最多人看

熱門推薦

下方-台東縣網路民調公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