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方-台東縣網路民調公佈

施威全專欄/總統府內鬥文件疑案 國安幕僚手機遺失 檢警略過不查

施威全/倫敦大學伯貝克法律學校博士

菱傳媒獨家報導台北地檢署已低調簽結「總統府駭客案」。

此案源自總統蔡英文2020年就職前,疑似總統府外流多件內部文件,曝光蔡英文與賴清德內鬥等內幕。根據菱傳媒記者謝幸恩報導,檢方調查了一年半,取得內外網防火牆、伺服器紀錄等資料,查無入侵來源而簽結。檢方的簽結說明「總統府的電腦沒有被駭客入侵」。

此案爆發於2020年5月中、下旬,共有三波,一些媒體記者收到電子郵件,內容疑似自總統府流出,形式皆是總統府人員工作文件,這些電郵內容包括如何分工與部署對付角逐民進黨總統提名的賴清德、內閣人事討論,並涉及「NCC委員可以配合處理中天(新聞台)」。內容有些是媒體未曾聽聞的內容,也有些是媒體界早知情,但未公開報導的事件,例如行政院長蘇貞昌破壞NCC的獨立性,傳喚NCC主委到行政院聽訓,伸手介入新聞台執照審核。當年5月16日第一波事發,總統府便向刑事局報案。

警方綁手綁腳的查案

事發迄今近兩年,菱傳媒日前揭露當年的駭人風波檢方已低調簽結。警檢花了一年半的時間,但整個調查工作並沒全面地耙梳所有可能罪行,因為從2020年5月16日總統府向刑事局報案開始,辦案單位的調查方向就被指示地很清楚:警方依妨害電腦使用罪受理本案。這就好像有家戶失竊,向警察報案,失竊者要求警方只能查大門有無被破壞跡象,至於其他可能的案情,鑰匙被竊而被闖空門?竊賊破窗而入?內賊自盜?報案者自導自演以便詐領保險?都要求警方不能查。

總統府當時清楚公開表態:「所謂外流資料是偽變造資料」,這說法不是警方調查後的結論,而是警方正要展開調查時的府方宣示、指導棋,警方當然聽得懂弦外之音,知道要少管閒事明哲保身。總統府文件外流案,警方就是在綁手綁腳的限制下,一開始就由刑事局指示偵九大隊、科技研發科查辦,與總統府資安人員聯繫,瞭解防火牆、伺服器記錄檔,在當年5月底就有結論:並未發現駭客入侵路徑記錄或植入木馬程式跡象。然後一年半後檢方簽結,結論與當年的警方一樣。一年半不是縝密的追尋,而是被迫原地踏步,檢警都無奈。

檢警的結論不能證明這些外流文件是假的,因為無從檢視總統府的相關檔案,比對府內檔案與外流文件的內容,檢警也無法約談文件中列出的相關人員,例如被民進黨提名的不分區女立委是否如文件所說,在蔡英文VS賴清德的一役中扮演助攻角色,檢警也沒有約談NCC主委,問他何日赴政院被訓。外流文件主要內容是會議備忘錄,警方沒有訊問準備會議的幕僚、參與會議者,是否存在外流文件裡的那些會議。實務而言,就算可以問,警方也無法從這些黨政高層與幕僚口裡得到實情,但總統府連裝也不會裝一下,表現出願意敞開大門接受獨立調查的雍容姿態,警方當然不敢問。

沒人查外流文件真偽

文件外流的可能方式有好幾種:官員不小心外流、官員故意外流、外人撿拾而外流、外人竊取等,而竊取的方式也有多種,這些都沒查。檢警的結論只是說明沒有駭客入侵。這個無奈的結論呈顯兩大問題:一、若媒體報導的外流文件內容,源自於依〈國家機密保護法〉核定的機密檔案,那總統府是遮掩相關犯行。二、若媒體報導的外流文件內容,涉及「一般公務機密」,那洩密者觸犯刑法,不該不調查。

總統府從一開始就希望警方只查窗戶有沒有被打破,而不是查犯罪嫌疑人。

調查系統發現國安幕僚曾遺失手機

前年案發後不久,調查系統有單位舉證並研判,總統府外洩文件的內容可能來自時任職國安會副秘書長辦公室的政治幕僚,該單位檢視了相關旁證,其中最關鍵的一點,該幕僚掉了手機,而且還在臉書上自暴。根據該調查單位提供給菱傳媒的資料,手機遺失的時機點接近案發時間,也就是總統蔡英文就職前。該幕僚在臉書上寫著:「沒有手機的日子,閒適卻焦慮,孤單卻寧靜。@遺忘在計程車上@手機顯示在景美@但沒有任何音訊@可能要再敗一支」(詳下圖。)

調查單位提供

圖:調查單位提供

2020年5月總統府緊急報案的同時,調查單位也主動同步蒐集資訊,發現手機遺失案與機密外流案具關連性,必須調查才能確認是否排除。相關疑點牽涉到:

1、丟掉手機者確實是國安幕僚,任職國安會諮詢委員辦公室。

2、該幕僚非常任文官,因政治任命而任職國安會。

3、該國安幕僚並沒獲得配用公務保密手機,所以他的個人手機就是工作手機,從他手機的通訊記錄、傳送檔案,可以獲知其工作內容。

4、該國安幕僚與相關的國安會政務官共同參與部署網軍圍剿賴清德。

調查單位並非判定丟掉的手機就是外流文件的源頭,但認為當時輿論揣測總統副秘書長劉建忻遺失筆電為洩密源頭,是誤判。調查單位的意見當然沒有成為檢警偵辦的參考,不是調查單位的看法沒價值,而是檢警連訊問總統府人員,調閱、比對府內文件,這種最基本的查案工作都不能做了,何苦去查究國安幕僚的手機事件。

站在國家安全立場,就算遺失的手機與洩密案無關,就算手機裡沒有被核定為國家機密的內容,但只要是稍有訓練的情治人員,不管來自哪國,都可以依循序列情報的原則,拼出他們想探索的台灣國安工作圖像。情報的重點本就不是電影裡007情報員的香豔刺激,而是翻拾垃圾桶、研析公開資料。國安會幕僚遺失手機,還在臉書昭告時間地點,不違法,但絕對是外行疏失。

施威全小檔案

最多人看

熱門推薦

下方-台東縣網路民調公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