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2宜蘭民調公布預告top

名律師淪被告 假驗資、非法吸金案都有他身影

寶和會成員左為施俊吉、右為柯仲逵出庭。林啟弘攝

(記者賴心瑩/台北報導)黑幫分子尊稱「政哥」的律師謝政翰,一路走來承接不少黑幫暴力案件的辯護工作,但近年來他自己也官司纏身,兩度捲入吸金案、公司驗資不實案,從律師身分淪為被告,慘遭檢方起訴。此外謝政翰另擔任電影製片理大國際公司董事長,該公司最知名的作品恰巧就是描述台灣黑道生態的國片電影《角頭》、《角頭2-王者再起》,該電影創下高票房成績後,卻爆發理大國際公司私下將電影版權轉手給股東、拒付投資人分潤款爭議,投資人紛紛告上法院向謝政翰求償。

謝政翰是在2016年1月間從張威縯手中接下理大國際公司董事長職務,當時理大國際正四處籌資拍攝國片電影《角頭2-王者再起》,先後找上浪凡網路科技(原名捷泰精密工業)、柏合麗國際影業與鑫盛傳媒等6家公司投資拍片,前後募資9000萬元。

《角頭2》拍攝期間,有場千名黑道兄弟在北市林森北路上大亂鬥的場景,根據掛名該片監製張威縯的說法,這些人不是臨演,全是貨真價實的黑道兄弟,情義相挺客串上陣,演繹出他們的黑道日常。

2018年2月《角頭2》上映衝出高票房,但投資人發現,理大國際並未依約給付票房收益分潤款,後來他們收到法院通知,原來理大國際背著投資人將《角頭2》的電影版權、院線發行權,轉給另家公司華人電通公司;華人電通再與星泰國際娛樂公司簽約,改將電影院線發行權交給星泰國際娛樂。

換句話說,星泰國際娛樂取得《角頭2》的票房收益後,只需與華人電通拆帳,當初投資理大國際拍攝《角頭2》的投資人們,統統沒得分紅。

好笑的是理大國際用此手段誆騙投資人,檯面上的理由是積欠另家點睛石公司一筆1041萬餘的酒類貨款,點睛石要強制執行理大國際帳上現金,理大國際擔心《角頭2》票房收益會被強制執行,謝政翰於是重新製作理大國際與華人電通的契約,將簽約日期提前至2018年2月7日,讓《角頭2》的票房收益自上映起就全由華人娛樂收取。

只是直指理大國際積欠酒類貨款的點睛石公司,其總經理早在2015年12月即由張威縯出任,一直到2017年2月張都是該公司的負責人;張在法庭上也自承是華人電通公司的顧問,還說華人電通的負責人以前是他的下屬。

揭開這一堆官司的神秘面紗後,可發現這3家公司幾乎是在自導自演一齣爭搶電影票房分紅的戲碼,猶如真實世界的《角頭2》番外篇。

但對謝政翰而言不只民事訴訟如潮水般湧來,刑事部分也跟著來。理大國際後來遭人檢舉,2019年初申請7400萬元增資案時涉嫌借錢通過驗資,台北市政府商業處查帳發現,該公司7400萬資金僅到位1天就轉回張威縯帳戶,台北地檢署2019年9月將謝政翰、董事張威縯依違反《公司法》起訴。

法院開庭時,謝政翰強調和張威縯是20多年好友,增資是為清償理大積欠張的債務,最終法院認定其中7319萬餘元雖是雙方債務,但80多萬元應屬公司增資款,因不法金額從7400萬降為80多萬元,2021年10月底台北地院將謝依《公司法》輕判拘役20天,且可易科罰金,讓他免於遭剝奪律師資格。

其實眾多案件訴訟期間,多數被害投資人主張謝政翰只是理大國際掛名負責人,實際負責人是張威縯,但謝政翰卻一肩扛起,還在毀損債權案開庭時堅稱自己實際參與公司經營,張威縯只是公司顧問,公司決策均由他決行。

但妙的是,人稱「宏哥」的張威縯不僅在影劇圈吃得開,他和寶和會前會長邵柏傑交情也頗深厚。2人都是北市建國北路一家百家樂賭場的常客,2018年9月賭場被查獲時,2人就因賭客的身分同遭偵訊;後來張威縯因生意關係與職棒前米迪亞暴龍隊老闆施允澤(原名施建新)有金錢糾紛,張也請邵柏傑出面,要求施與吳姓投資人簽下1000萬本票、支票各一張。

撇開謝政翰因為張威縯衍生出的官司之外,他自己擔任法律顧問工作也惹出麻煩。謝政翰擔任瑞傑地產公司法律顧問,該公司卻被控以投資泰國不動產,保證前2年獲利10%,滿3年就以120%買回的高報酬誘因,非法吸金6億元。

檢方指出,謝政翰明知該集團行為已屬吸金,卻建議將契約中「回買回租」條款,改以 「房價折讓金」一詞替代,試圖規避《銀行法》非法吸金罪,並以律師見證的方式讓投資者誤信是穩當投資,去年2月檢方因此將謝與主嫌北聯幫前幫主王際平、台東市前市長陳建閣與藝人成潤(本名陳伯偉)與音樂人砰砰阿峰吳勇鋒等人一併起訴。

相關新聞
獨家調查/台版黑道律師文森佐!寶和會欽點謝政翰 專幫槍手打官司
幕後追蹤/小弟尊稱他「政哥」不是沒理由 謝政翰完全懂他們的苦衷
獨家調查/黑幫網絡追追追! 謝政翰出任獨立董事 意外讓寶和會公司網曝光

最多人看

熱門推薦

0812宜蘭民調公布預告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