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方-台東縣網路民調公佈

獨家/被控賄選判無罪脫身 高雄市議員吳銘賜再告警調卻踢鐵板

(記者王吟芳/高雄報導)曾以第一高票當選的高雄市議員吳銘賜,4年前角逐連任時不幸在民進黨黨內初選落敗,當時他毅然脫黨改接受台聯黨徵召,豈料競選過程中慘被指控用行善包裝賄選,投票前一天還被通緝,逼得他選前逃亡,好在吳銘賜最後不畏司法追殺順利高票當選。賄選官司無罪確定後,吳銘賜展開絕地大反擊,狀告警調人員企圖討回公道,卻連踢3次鐵板。

時間回到2018年九合一大選前夕,時任高雄市議員吳銘賜因黨內初選失利,正脫黨加入台聯黨爭取連任,其選情在藍綠夾殺下可說是備感艱辛,豈料當時高雄檢調竟又接獲檢舉,直指吳銘賜多次以行善包裝賄選,利用探視選區殘障或貧困選民機會,致贈白米、紅包再請託對方投票支持他。

檢方為此大動作搜索約談吳銘賜,但吳喊冤落跑拒不到案因此遭通緝。吳銘賜當時選在服務處旁的廟埕舉辦「受枉屈説明會」公開向選民澄清,前鎮分局聞訊召集大批警力集結準備逮人,但吳銘賜未現身改透過臉書直播悲情喊冤,最後催票成功,在第十選區以第二高票當選。

吳銘賜當選後才自行到案,雖然他堅決否認賄選,但檢方仍將他依賄選罪起訴,所幸一、二審法院採信吳銘賜提出的訪視弱勢錄影畫面,認為吳並未向弱勢拜票,弱勢民眾拿到的紅包也不是吳銘賜提供,最終判吳銘賜無罪定讞。

證人二度出庭 改口認「作證時隨便亂說」

吳銘賜自認被辦案人員惡搞,他質疑陳姓調查員與廖姓警員在製作證人筆錄時,明知證人洪啟富沒指證他賄選,卻為了要辦他賄選,故意不依洪男陳述記載,由陳姓調查員以口述方式,將不實指證念給負責打字的廖姓警員記載在筆錄上,意圖要入他於罪,因此狀告2人涉嫌偽造文書。

高雄地檢署檢察官為此勘驗洪男當天應訊的錄音光碟釐清,確認洪男被問及吳銘賜有無拿10箱尿布及紅包2000元給他時,都是洪男先陳述「10箱」、「2000元」等字句,陳姓調查官才追問:「他拿紅包還有文宣給你後,他就走了嗎?還是怎樣?他有無向你講說富仔幫忙一下?」洪男答稱:「有啦」等語。

至於洪啟富原本支持另名候選人李順進部分,也是洪男先證稱:「我原本要去找順進仔幫忙我」,調查官再問:「你原本要投票要支持是要蓋給順進仔嗎,是不是這樣?」、「後來這個賜仔幫你忙之後,你是不是變成要蓋給他?」洪男才答稱:「嘿啊,不好意思。」

檢察官認為,洪啟富雖沒直接說出「我長期以來都是投票支持李順進,不過這次吳銘賜給我紅包,我很難再投票支持李順進,礙於人情這次我必須投票支持吳銘賜」等語句,但筆錄內容的確是調查官以一問一答方式,且是多次確認洪啟富意思後完成的內容,並非憑空捏造,警調也有依規定將筆錄內容朗讀給洪男確認簽名,因此證人筆錄並無登載不實情形。 

此外檢察官還找來洪男還原當天情況,洪男證實他在調查局做完筆錄後,承辦人員有將筆錄內容念一次給他聽,他才簽名,洪男還加碼稱,「我在調查局是亂講的」、「我不知道是要抓議員賄選的,所以我隨便說說。我對吳銘賜跟調查局都很抱歉」、「調查局不知道我是亂講的」、「調查局念筆錄的內容就是我說的,我隨便說說,調查局依照我隨便說說的記」。

再議失敗再提交付審判 企圖討公道也敗北

承辦檢察官聽完超傻眼,最後只能繼續採信洪男證詞,以查無不法為由將陳廖2人處分不起訴,吳男聲請再議也被駁回,於是改向法院聲請交付審判。

高雄地院法官再詳細審閱洪男應訊前後問題及對話內容,發現洪男先前曾找上多名市議員求助,但最後只有吳銘賜伸出援手,因此洪男應訊時才會多次說出他接受筆錄詢問會對吳銘賜「很不好意思」。

法官研判,洪男為此才選擇採取「迂迴方式」答覆警調提問,但依洪男作證的前後文看來,筆錄內容並未違反其真意,承辦人員也沒有筆錄登載不實情形,因此也駁回吳銘賜交付審判的聲請,讓吳銘賜討回公道之路,第三度踢鐵板。
 

最多人看

熱門推薦

下方-台東縣網路民調公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