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方-台東縣網路民調公佈

搶小孩出奧步2/婚姻觸礁還被控猥褻子女 花兩年還清白!雙寶爸揭心路歷程

(記者王吟芳/綜合報導)被誣告性侵孩子之後,李男有超過一年半的時間完全沒有小孩的消息,一直到刑事不起訴確定,法院在審理監護權歸屬時,他透過家事調查官的安排,才終於看到了孩子,「我記得當天孩子遠遠被帶過來,我以為兒子會很高興跑過來抱我,因為他以前是很黏我的(哽咽),結果他躲在家調官身後,說爸爸是壞人,不願意跟我接觸。」還沒說完,李男就哭了起來。

談起整個婚姻觸礁,還差點變成性侵犯的過程,李男有種歷劫歸來的感覺。他說,當初為了給妻子小孩更好的生活,他買了房子,前妻就提議讓岳母來住,可以幫忙接送小孩,沒想到卻是噩夢的開始。因為彼此生活習慣不同,大人之間經常爭吵互控家暴,孩子都看在眼裡,後來有次吵架動手,他告岳母傷害,審理期間岳母跟前妻要求和解,他的條件則是請岳母搬走減少衝突,但母女倆不願意。

李男說,那段時間開始,只要他帶孩子出門,回來岳母就會給小孩恐嚇、洗腦,問小孩有沒有看過百貨公司門口的乞丐,還說「只要跟爸爸出去,以後就是會被斷手斷腳,在百貨公司門口乞討!」

2020年7月,岳母跟前妻把孩子帶走,告他猥褻兩個孩子,「當我知道我被告猥褻孩子之後,覺得很氣憤、無助,又很想小孩,將近一年晚上都睡不好。」

所幸在官司過程中,他碰到一個社工,兩個家事調查官,三個人的調查報告都肯定他的親職能力。第一個家調官訪視時,礙於他的刑案偵查還沒結束,她建議法官如果刑事處分不起訴,傾向把小孩判給爸爸。等到第二個家調官訪視時,刑案已經確定不起訴了,當時家調官問他,一年多沒有看到小孩的情況下來爭取監護權,會不會覺得很不公平?「我當然覺得不公平,孩子無緣無故被帶走一年多,還被不停的洗腦,此時此刻問他們想跟爸爸還是媽媽住,對我當然很不公平。」

李男說,他很感謝這位家調官,聽完他吐苦水後當天就安排親子會面,自己則在旁陪伴監督。孩子雖然一開始表現出抗拒,但回到家中玩不到半小時,以往的熟悉跟親密感就都回來了。

花兩年時間被迫走這一遭,既驚險又驚嚇,為何還願意用開放態度鼓勵孩子跟媽媽會面交往?他表示,打官司期間,家事法官曾安排他去上親職課程,兩天的團體課中看到很多對夫妻的遭遇,自己在這一年多裡清楚了解看不到小孩的痛苦,而小孩被同住方洗腦之後那種厭惡探視方的反應,更是讓大人小孩都受傷,「無論如何,我都是孩子的爸爸,她都是孩子的媽媽,因為自己親身經歷過,我知道孩子一定會想爸爸、想媽媽的。」

相關新聞

搶小孩出奧步1/為爭監護權前妻放大絕 雙寶爸被誣告性侵靠這點翻盤

搶小孩出奧步3/打官司爭親權 司法院統計爸爸輸很大

最多人看

熱門推薦

下方-台東縣網路民調公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