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方-台東縣網路民調公佈

施威全專欄/美官員諷習近平是鸚鵡 個人口沫?還是官方定調?

施威全/倫敦大學伯貝克法律學校博士

習近平在博鰲論壇演說談「全球安全倡議」,主張「秉持『安全不可分割』原則,構建均衡、有效、可持續的安全架構,反對把本國安全建立在他國不安全的基礎之上。」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萊斯(Ned Price)在華府例行簡報會上回應;「持續看到中國如鸚鵡般模仿一些我們早聽過的克里姆林宮說話。」

國務院用鸚鵡一詞北京當然不高興,仰賴形式主義推動國家機器運轉的中共,相當在乎領導人被點名。就中國外交部立場,習近平的安全倡議表達了對世局的擔憂,提出各國可依循的原則時,考量了美與歐盟的既定立場,所以安全倡議可用、可行,美國國務院用「鸚鵡」一詞讓北京覺得熱臉貼到冷屁股上。

台灣有輿論為「鸚鵡」一詞鼓掌,認為美中間有大嫌隙。台灣一向沒自信,總以為兩大國吵架台灣才安全,看不到美中關係的本質是合作,不是相互毀滅。

「鸚鵡」用得太草率、不精確,但細看美國國務院發言人評論習的講話,沒有污衊也無敵意,北京不該過度反應。

台灣輿論吃美國口水

普萊斯說「鸚鵡」,不是照稿唸,而是被動回應記者提問時脫口而出。提問的記者問說:「關於中國,…(習)他說採用『安全不可分割』原則,明顯是克里姆林宮偏愛的詞…你是否關切這是中國可用來在台灣、南海議題上阻礙美國的行動…?」記者的整個問題圍繞著中國,但普萊斯的回應除了剛開始的兩句話提一下中國,其餘整整三大段還是談俄羅斯與烏克蘭,沒針對記者的發問回應,只是重複美國既定的對俄立場。

普萊斯談習近平只是記者會上的政治口水,而不是國務院有備而來,針對中國「全球安全倡議」的正式回應。台灣某些輿論的興高采烈只是吃到了一點美國的口沫而自嗨,無能解析「全球安全倡議」的當下意義,沒抓準美中形勢。

習近平談「安全不可分割」原則,是言語上表態中立,對美國與俄羅斯各打五十大板。中國大陸對俄羅斯態度,在聯合國各項會議裡的表決清楚展現,特別是2月25日聯合國安理會要求俄羅斯撤軍烏克蘭的決議草案,中國有否決權但在表決時棄權,擺明了不挺俄羅斯。

「安全不可分割」的確是俄羅斯在烏克蘭戰爭裡的合理化藉口,但不是俄羅斯的原創。西方世界用拉丁文casus belli稱呼戰爭合理化藉口此一法律概念,這些名詞在國際政治中重要嗎?如同國際法原則一樣,當強權有共識時,概念就重要且有合理性基礎,反之,它就只是政治語言。「安全不可分割」概念見於1975年歐洲安全合作會議達成的《赫爾辛基協議》、1990年的《巴黎新歐洲憲章》、1997年的《俄羅斯─北約基本法》,這些都是俄羅斯參與、和西方世界的締盟。此次出兵烏克蘭前,普丁與英國首相在2月初的通話裡,便強調「安全不可分割」,作為警告北約組織擴張的論述基礎,俄羅斯在去年12月正式發布的兩份文件裡也強調此一國際法主張。

美國曾承諾北約不擴張

「安全不可分割」概念西方世界曾提倡,1990年美國總統老布希也曾向蘇聯總書記戈巴契夫承諾,若德國統一後東德國參與北約組織,則北約不再擴張,俄羅斯今日是拿西方的允諾質疑西方。今年3月14日美國白宮國安顧問蘇利文與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在羅馬進行會談,中方也強調「安全不可分割」。這名詞不是新梗而是老字眼,儘管不是精確的概念,西方世界與俄羅斯各有詮釋,但在美國解讀下成為俄羅斯專用語。

這次習近平的談話,「安全不可分割」不是唯一重點,他講話有五大重點,其中一項是「全球安全倡議」,這項底下有六點,「安全不可分割」是其中一點。習近平的訊息裡面對美國有警告也有迎合,例如在氣候變遷一項持續表態,中美兩大強權在拜登上台後積極攜手創造新遊戲規則、聯合搶佔世界市場,這項合作不變。習近平說不搞集團政治與陣營對抗,是呼應拜登「不發起冷戰、不組織集團對抗」的對中承諾。

訊息量這麼多的演說,美國官方不至於像台灣輿論或執政黨立委般愚蠢,笨到把習近平定位為與蘇聯唱和。面對中俄議題,美國官方態度不變,一方面告訴中國,若為俄羅斯的戰爭提供物質支持將面臨嚴重後果,但也認為尚未看到北京當局對俄方提供這類援助。習近平的「全球安全倡議」,美國還未有大動作回應。

施威全小檔案

 

最多人看

熱門推薦

下方-台東縣網路民調公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