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0桃園市論文門後民調公布top

獨家/台開8/4強制下市!員工大爆邱復生「買空賣空」三部曲 苦果卻由員工和股東吞下

(鍾辛望/調查報導)台灣土地開發公司(以下簡稱台開)曾是台灣盛極一時的老字號開發公司,但自去年開始爆發財務危機,緊接著今年初上演「父女大鬥法」的經營權之爭,讓台開陷入數個月的空轉,今年跳票高達27次,跳票金額逾4億元,因台開無力償還,被多家金融機構列為拒絕往來戶,證交所公告8月4日終止台開上市。《菱傳媒》接獲員工爆料,揭開前董事長邱復生「買空賣空」三部曲,向銀行貸款、預售資產取得資金、爛尾跳票,後果全由員工和股東承擔吞下。

台開成立於1964年,在廢省以前是省營信託公司,曾協助政府開發30個工業區與多處商辦及住宅。1999年,台開股票上市;2005年,邱復生的股份超越官股,他以副董職務進入董事會,實際操盤。

2008年,台開全面民營化,政府持有股份被釋出,邱復生為首的民股開始逐漸加碼台開持股,邱也順利當選董事長,隨後業務也橫跨生態農業區、智慧影像監控系統等。

台開小檔案


邱復生主政15年  台開市值屢創近高

在邱復生主政的15年中,台開的市值屢創新高,從2007年至2019年止,連續13年均有獲利,其中2014年不動産,依IFRS評估增值獲利,稅後盈餘就達53.12億元,每股盈餘達8.13元。台開資產總額也由2008年139億元,增至2021年的356億元,共增加了約217億元,增幅達1.6倍,這讓邱復生相當自豪。

不過,2020年起台開陷入財務危機,主要是因為台開的業務多是省營時期協助工業區開發的案子,但當時因產業外移,不少工業區都面臨開發成本過高,資金無法回收的命運。台開在扁政府上台後,即已確立民營化方針,但台開與各縣市政府之間,在委託工業區開發的成本收益分攤,卻始終各執一詞。

各縣市政府代辦費逾64億未能回收  股票打入全額交割股

根據台開公司2020年年報,台開尚未收回的「應收代辦土地開發款項」,至2020年12月31日止,共有64.53億元。其中,金額最高的是花蓮「光華樂活創意園區」,未收回的代辦費高達44.5億元;高雄「岡山本洲工業區」未收回的代辦費則有10.48億元居次;台中的文山工業與精科一期,未收回的代辦費合計則有1.8億元。

接著,2020年11月中,台開又遭遇台中市政府以尚未確定之債權向法院聲請假扣押,導致台開公司與銀行間關係緊張,而其他地方政府包括花蓮縣、台中市、高雄市,皆拒絕台開公司繼續出售土地以回收開發成本。2020年台開財報被會計師出具「繼續經營有重大不確定性」的查核報告,台開自2021年4月7日起將打入全額交割股。

台開公司帳列工業區開發應收代辦土地開發款

昔日員工揭邱復生「買空賣空 」  在全台大搞開發計畫

一位台開員工向《菱傳媒》投訴指出,邱復生掌權之後,利用台開公司的特殊性在全台大搞開發計畫,在政府擔保、銀行聯貸的銀彈奧援下大搞開發計畫,不惜大手筆找國際知名設計師設計開發養生度假村,並先預售土地、房屋向投資者收款項,相關資金拿來大開子公司,導致台開旗下有14家子公司,然而資金全都不翼而飛。

「邱復生根本是買空賣空!」該員工指控,邱復生接下台開後,以政府名義拿到銀行貸款,然後搞大型項目,他的特色是找到國際知名廠家、設計師打造養生聚落,吸引投資者和買家,同時項目向民間債主借款。

《菱傳媒》也取得台開債權名單,根據台開去年9月23日的債權債務協商會議紀錄,台開不動產資產估值約273億元,金融行庫設定約167億元、借款餘額約124億元,銀行苦主包括京城銀行、安泰銀行、台中銀行、台灣企銀、三信商銀、彰化銀行、合作金庫、合庫票券、華南銀行、土地銀行、花蓮吉安鄉農會、上海商銀等。

此外,協商會議紀錄也寫載明債權清償順序,台開一有資金收入,便優先還給民間債主,把銀行放在最後順位。由於民間貸款每個月利息6%,每年光是利息高達4億,加上疫情影響,營收績效不佳,在沒有現金流的情況下,自然跳票破產。

大手筆找國際知名設計師設計開發  但多數工程爛尾不了了之

員工爆料指控,攤開邱復生斂財模式,即先跟銀行貸款、預售資產取得資金,然後工程爛尾不了了之,例如花蓮與ibis(宜必思)酒店合作的花蓮新型態養生村,就已經有國軍眷住宅公用合作社」(眷宅社)是邱以土地為擔保,簽下1億5000萬合約,讓眷宅社付出9000萬元現金,但迄今只有鋼構,並主張無法繼續開發。

爆料員工說,新竹也一樣,找來日本建築大師隈研吾規畫建造的「雲夢山丘」也同樣是先預售,然後再宣稱無法完工,「這個專案還有前新竹縣長、鎮瀾宮董座顏清標背書」;員工不滿指控,更離譜的是中豐洲二期開發案,邱復生已經事先賣掉部分土地,然後不斷變更豐洲二期開發計畫,拖了十數年,搞到買家、市府要跟台開求償,「邱復生只是兩手一攤說公司即將倒閉」。

另一位不具名員工說,其實邱復生從2008年接手台開直到2019年之前的開發案都是正常開發,「問題就出在邱復生先賣掉的東西和資金都沒有進到公司營運」。事實上台開原本在2020年財務危機就會爆炸,剛好因為疫情關係,順勢讓邱復生因紓困計畫延後跳票時間。「原本有一年的時間可以處理資產」,所以2020年10月邱復生賣掉台開信託大樓,「神秘自然人」砸5億多買進,可是邱復生也沒有拿這筆款項來處理公司資產,只是還給民間債主部分利息,其他資金又消失不見。

債主找立委陳情進行債協   卻因邱復生想處分資產而破局

2021年,民間債主找上立委林俊憲陳情,邱復生好友「中小企業聯輔基金會」董座賴坤成也動起來為台開奔走,一方面希望經濟部出面讓銀行和邱復生進行債務協商,一方面找人和花蓮縣政府斡旋買下光華工業區,包含泰清鐵材、全日物流、凱勝綠能、年代文創都已經出具購地意向書,花蓮縣政府也將支付台開45億墊償開發,「但邱復生就是不肯,堅持花蓮縣政府必須支付66億元才肯放手,最終談判破局」。

賴坤成受訪表示,聯輔基金會受經濟部委託,協助企業債務協商,他指出,台開在前年、去年分別正式申請1、2次協商,雖然案子複雜,但經內部評估,台開資產仍大於負債,因標的大,他與秘書親自協調開會,但台開在協商處理過程中,卻又私下處理資產,引發銀行不滿,台開最終也撤案,讓聯輔基金會白忙一場。

不具名員工說,這筆資金能夠扭轉台開局面,邱復生卻不要,反而在同時間找近女兒邱于芸進來擔任董座,還找名嘴吳子嘉入主公司代表自己,讓台開瘋狂跳票,輿論也全都是台開父女的荒謬劇情,但完全不處分公司任何一塊土地資產。

據了解,台開內部曾評估,台開只要能夠按照《公司法》處分任何一塊土地,都有活化的機會,而邱復生這個舉動比較像在等台開下市,再自行處分資產。

員工無奈表示,邱復生可能不是刻意要走到這個地步,只是對土地開發不夠熟悉又太過貪心,資金跟不上邱復生的開發夢,期望政府能找到對的人介入台開,還投資人及股民公道,不能讓台開資產掌握在邱復生手中。

對於員工指控,邱復生接受《菱傳媒》電話採訪時態度低調,僅強調已經不在位子上10個月了,不願進一步回應。

相關新聞:幕後/邱于芸啟動私募救台開 慧洋藍家與錢櫃練台生躍居前兩大股東

 

 


 

 

 

最多人看

熱門推薦

0810桃園市論文門後民調公布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