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方-台東縣網路民調公佈

醜陋、低俗的中國教材插畫 更凸顯利益黑幕、制度失能問題

(王秋燕/綜合外電報導)中國爆出教科書插畫涉及「醜化中國人」、「凸顯小男孩性器官」、「倒掛五星旗」、「毆打女性」的爭議,從數學、國文、英文教材都可以找出問題點。但令人詫異的是,用了十多年的小學教材,並非現在才有人關注到這些問題,從2014年開始就有老師不斷投訴,卻未得到重視。再者,負責這些「毒教材」插畫的工作室根本沒合法註冊,這些教材要出版還得經過三審三校流程,凸顯出制度失能的嚴重性。

中國多家媒體從5月26日起陸續發布小學教材中的爭議插畫,引爆網路對於插畫人物醜陋、歪曲審美的觀點論戰,教材內頁標示「北京吳勇設計工作室」負責這些插畫。但中國裁判文書網4月1日公布的判決書顯示,北京互聯網法院認定,根本沒有「北京吳勇設計工作室」。

負責這些教材出版業務的是「人民教育出版社」,直屬於中國教育部,其他產品還包括教材輔助、圖書、期刊、數位產品,而這些產品涵蓋每個學生從幼稚園到大學畢業的每階段需求,從必修教材到選修課本,從同步練習到課外素養閱讀,背後的龐大利益相當驚人。

「北京吳勇設計工作室」如果不存在,「人民教育出版社」如何發包相關業務?

「人民教育出版社」直接把插畫業務給吳勇個人,雙方簽署「委託設計製作合同」,吳勇畢業於清華大學美術學院,他的老師清華大學美術學院教授呂敬人。根據「人民教育出版社」官方網站,呂敬人受聘擔任人教版第11套教科書的藝術設計總顧問。呂敬人頭銜驚人,不僅是中國插圖設計大師,還擔任中國出版工作者協會書籍裝幀藝委員會副主任,全國書籍裝幀藝術委員會副主任、中央各部門出版社裝幀藝術委員會主任,中國美術家協會插圖裝幀藝術委員會委員。

人教版教材設計師吕旻則是呂敬人的兒子,但他畢業於中央戲劇學院舞台美術系,專長是舞台技術,他進入書籍設計領域與父親有絕對關聯。教材另一個設計者鄭文娟既是出版社的編輯,也是吳勇工作室的員工。新加坡聯合早報報導分析,這四人關係涵蓋了設計、顧問、出版、大方向,以及審核。分析認為,教材插圖能輕易過審,可能就是因這樣的人物關係。簡單說,就是球員兼裁判,贏者通吃的概念。微信公眾號「木蹊說」則痛批,毒教材已經凸顯出內部腐敗問題。

「人民教育出版社」教材內頁標註的負責插圖公司「北京吳勇設計工作室」根本沒合法註冊。  翻攝微博

事實上,不僅制度、內部腐敗,更有漠視問題。微信公眾號「閒時花開」提到,「人民教育出版社」的部分問題教材推出不久後,2014年就有老師不斷給該單位編委會寫信投訴,反映教材中的插畫讓師生都不舒服,卻一直沒有獲重視。

另有教育工作者在觀察者網投稿中提到,先不說插圖爭議,哪怕教材本身,是教育部、出版社或編寫組向所有老師公開招標嗎?大家都來投稿,然後選哪個好?當然不是,是看牽頭實際工作的主要負責人,能找到哪些老師願意寫,甚至老師的資歷都不是決定性的。反正名字掛在前面的老師,肯定是很有資歷、教學經驗豐富的,部分實際動筆的人則未必,很年輕的老師也可以參與。那麼放到插圖問題上,也是同樣的,幾乎不存在招標,數學老師也不大可能有什麼發言權,一般就是看出版社基於現有的關係,能找到什麼畫師。

中國「童話大王」鄭淵潔在微博上回覆網友提問如何看教材插畫問題,他回覆,不止插畫有改進空間,不止數學課本有改進空間。他說,比如人教版教材有某主編夾帶私貨,將自己的文章塞進語文課本,吃相太難看。

中國教育出版領域的前編輯孟憲良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訪問時指出,近年中國教科書被教育出版社壟斷,內容愈來愈差,家長卻無可奈何。以往學校有自主選擇權,可以選擇出社,現在都不准,得採用統一教材,才導致這個結局。教科書出版業沒有壓力,想做成甚麼就甚麼,教科書這行業有很高利潤。 

事情鬧大後,中國教育部已決定責成涉事的人民教育出版社,並進行整頓,重新組織專業力量繪制教材插圖,確保2022年秋季學期開始使用新教材,而教育部亦將組織專家團隊進行嚴格審核把關,教育出版社對此致歉,表示已成立工作專班負責教材插圖整改工作,確保今年秋季學期可以使用新教材。 

相關新聞
獨家/疫情卡關!僑委會存書爆棚 自編教材運不出國堆滿一個籃球場
獨家/好瞎!僑委會華語教材逾20年沒重編 時間停在上世紀!新台幣插圖早已沒在用

 

最多人看

熱門推薦

下方-台東縣網路民調公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