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2宜蘭民調公布預告top

NPO需要融資服務嗎? 公益責信協會首推社會事業金融互助平台

台灣公益責信協會24日舉行社會事業金融互助平台工作坊,邀請各領域NPO分享與銀行打交道經驗。林啟弘攝

(許玲瑄/台北報導)為協助中小型非營利組織(NPO)有效結合社會資源並取得資金,台灣公益責信協會(以下簡稱責信協會)24日舉辦「社會事業金融互助平台工作坊」,邀集各領域NPO分享資金取得困境及與銀行打交道經驗,他們也期盼可在今年建制一套專門服務中小型組織的金融平台。

這場座談會出席團體包括人生百味、社區實踐協會、銀色大門、拼圖喵協會、芒草心協會和目目非營利、森思眼動社會企業等。

座談會主持人李仲庭在會中先分享一個NPO的經驗指出,他們找到了一輛二手餐車想做培力,需要100萬,但餘裕資金不夠,是要慢慢存夠錢再展開服務,還是找金主直接贊助一台餐車?如何才能盡快啟動服務?

芒草心協會工作人員也舉自身遇到的狀況說:「我曾經遇過一個計劃案,可以服務更多個案;但是估算執行到政府撥款之前,需要先支出八十幾萬元,組織資金不夠週轉,又借不到錢,只好放棄了那次機會。」

NPO需要周轉,為何不找銀行?

提供流浪貓中途照顧和倡議動物權益的拼圖喵協會,目前已有十位正職員工,陳人祥理事長分享他和銀行互動的經驗,「銀行連協會的法律定位是什麼都搞不清楚,等了20分鐘最後還是拿了個人借貸的資料。如果是創業跟親友還比較好開口,做協會就很難開口。最後甚至要請伴侶幫忙以個人名義借貸。」

拼圖喵協會理事長陳人祥說,銀行連協會的法律定位都搞不清楚,他最後甚至要請伴侶幫忙以個人名義借貸。林啟弘攝

參與工作坊的人生百味,長期從事無家者服務和倡議,創辦人巫彥德說:「有嘗試去銀行借,但最後只能摸摸鼻子跟父母借,而且還聽說協會在銀行的信用評比比個人低」。他也指出,團隊資金一旦降到水位之下,雖然可能是暫時的赤字,但大家壓力很大,也會連帶影響到團隊的協作,甚至因此有解散危機,「這個時候真的很需要資金周轉」。

人生百味創辦人巫彥德說,曾嘗試向銀行借,但最後只能摸摸鼻子跟父母借。林啟弘攝

銀色大門則是與會中少數和銀行成功借貸的團體,共同創辦人孫士珊表示,「其實我們算是搭到疫情順風車」。當初想發展媒合長者送餐及送餐員的服務模式時,曾向多家銀行申請貸款,最後只有青年創業貸款成功,當時銀行問她是否有一定的收入、資產,她什麼都拿不出來,她自嘲著說「我如果有的話,還需要來貸款嗎?」,半年後才接到銀行通知,說申請過了,「但我認為通過的原因,不是我們的企畫書內容有多好,只是因為銀行需要青年貸款的業績」。

其實中、小型NPO在經費上常常捉襟見肘,因為經費缺口必須中斷服務,或好幾個月發不出成員的薪水,經常可見。

公益責信協會李仲庭提到,銀行的融資評估方式,是針對營利單位所設計的,對於運用多元模式(捐款、補助款、贊助、募資)作為財務策略,又沒有擔保品的非營利組織,銀行非常陌生,導致NPO組織往往不得其門而入,最後只好由熱心的幹部出面去借個人信用貸款。

他說,這也是推動互助融資平台想解決的問題,讓一群互相了解的社會組織,透過互助,來解決周轉性的短期資金需求。

銀色大門共同創辦人孫士珊表示,曾向多家銀行申請貸款,最後只有青年創業貸款成功。林啟弘攝

公益責信協會:NPO專業創新金融服務   台灣首創
 
李仲庭指出,國外的NPO也面臨同樣問題,他們多半透過發展儲蓄互助社、社區型銀行、社區創投基金等方式,提供友善資金,支持社會服務組織。但很可惜的是,台灣目前還沒有此類機構。

所以他們大膽提出,以儲蓄互助社為模型,共同出資,借錢給需要的組織。以社會事業為主體,發展一套專業創新金融服務。未來也會提供財務諮詢,並媒合基金會贊助,補貼利息與手續費成本。

責信協會表示,上半年會透過問卷、工作坊,精準掌握團體需求和顧慮,調整機制設計,下半年會展開串聯集資,並籌組立案,希望能成功建立台灣首創的NPO金融互助制度,讓社會事業的發展能夠更加彈性。

最多人看

熱門推薦

0812宜蘭民調公布預告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