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2宜蘭民調公布預告top

「我有監護權竟看不到小孩成績單」 單親家長控學校成阻撓探視幫凶

李小姐幫哥哥向學校索取姪子的成績單卻屢遭拒絕,讓她覺得相當無奈。楊政凱攝

(記者楊政凱/台北報導)「我離婚10年了,10年來我和兒子碰面的時間只有96小時!」、「學校到安親班這段路,是我每天唯一能見到小孩的時間!」根據一份最新統計,全台約有20萬名學生來自單親家庭,這些家庭均有潛在探視需求,但多數面臨另一方家長阻撓。《菱傳媒》訪談3名有探視權卻見不到小孩的家長,3人不約而同控訴校方為避免捲入雙方家長紛爭,意外淪為阻撓探視「幫凶」,甚至不敢提供小孩成績單給擁有共同監護權的家長。

個案一:玉石爸爸
「10年半來只和小孩相處96小時」

「我是小孩的父親,我也有小孩的監護權,可是學校竟然不給我看我兒子的成績單!」玉石爸爸(化名)和前妻育有一子,2人離婚10年多,原本兒子跟著玉石爸爸生活,但2011年底某一天小孩突然就被前妻帶走,他始終無法得知兒子的下落,前妻也不願意告訴他兒子就讀哪間幼兒園,他只好瞎子摸象自己猜,從前妻家附近的幼兒園一間間找起。

「我打電話去那家幼兒園時,接電話的老師否認我兒子是他們的學生,第一時間我還相信對方的說法,但後來我地毯式問了附近所有幼兒園都找不到人,只好親自到那家幼兒園找人,另名老師才脫口說出原來是我前妻叫他們封口,不准透露我兒子的資訊。」

玉石爸爸說,他一直和前妻打監護權訴訟,一直到2019年終於成功打贏官司,法院同意將兒子的監護權從前妻單獨監護改為前妻與他共同監護,當時兒子已經讀小學,他迫不及待和學校聯絡想關心兒子學習狀態,豈料校方卻回覆他,兒子已被轉學。

等到兒子升上國中後,玉石爸爸想向校方聲請兒子成績單,竟又再次吃到閉門羹。「教務主任跟我說,她與校長討論過後,『決議』不讓我申請兒子成績單」,玉石爸爸無法理解校方的行為,他只能懷疑校方只信任實際付學費的家長。

「這10年半以來,我和孩子碰面的時間,加起來大概只有96個小時」,玉石爸爸最後選擇向法院聲請履行勸告,請法院幫忙勸告前妻不要再阻擾他探視兒子。豈料法院也聯絡不上前妻,法官最後繞過當事人直接發函給學校,讓校方知道玉石爸爸對小孩成績有知情權。歷經10餘年迂迴,玉石爸爸這才取得小孩成績單。

玉石爸爸近年以塗鴉創作表達無法行使探視權的無奈。玉石爸爸提供

玉石爸爸近年以塗鴉創作表達無法行使探視權的無奈。玉石爸爸提供

個案二:陳小姐
「只盼每天見到小孩 哪怕只陪過斑馬線都好」

從事服務業的陳小姐與前夫育有兩個孩子,雙方離婚後法院將小孩監護權判給男方,法院調解筆錄上雖有明確約定探視時間,「但這份約定從未順利執行,前夫家不斷地阻擾我探視小孩,就像是一場醒不來的惡夢。」

陳小姐說,她原本每周二放學時可接小孩返家,她還刻意從事服務業,因為每天兩段班之間的空檔剛好在下午,「我每天可以去看看孩子,哪怕只是陪他們一起過條斑馬線也好。」豈料真實狀況是每到周二,前夫就會搶先一步把小孩接走,她根本看不到小孩。

後來陳小姐輾轉得知,前夫有委託幼兒園一名老師當小孩的保姆,這名老師同情陳小姐的處境,常私下通融讓母子碰面。可是紙終究包不住火,私下探視的事被陳小姐前夫發現了!

陳小姐說,前夫不僅大鬧幼稚園,還宣稱老師的行為已造成他心靈創傷,開口索賠1萬5千元撫慰金,由於這名老師快退休了,不希望節外生枝選擇付錢了事。

陳小姐表示,孩子上小學後,前夫阻擾探視的行為始終未停止,她只好選擇每天放學時趕到校門口,利用小孩從學校前往安親班的途中,陪孩子走一段路,跟他們說說話、給他們一點小點心。

後來陳小姐到法院提起強制執行訴訟,法院為此發函學校說明探視規定,校方這才配合讓她能在孩子下課後,到學校警衛室和小孩見上一面。

個案三:李小姐
「誰說家長僅限有監護權者」

相較於前面兩個案例,李小姐(化名)遇到學校阻撓探視的作法更粗糙。李小姐的哥哥罹患重病,溝通、行動均有困難,哥哥離婚後非常想念小孩,因此委託李小姐探視、關心姪子的近況。

某天學校下課後,李小姐親赴姪子就讀的國小教務處,想了解姪子的學習狀況,「我又不是衝進教室去看小孩,校方竟然大陣仗把我擋在門外,還立刻通知班導師,第一時間就把還在上課後輔導課的姪子從後門接走!」

李小姐指控,當下她根本不知道姪子還在學校上課,也無意帶走小孩,沒想到校方反應這麼大,校長事後還打電話「警告」她別將家務事帶到學校。後來他才知道原來是前大嫂早就交代學校提防她。

後來李小姐的姪子轉學到南部國小,她想知道姪子的適應狀況,有鑑於上次不愉快的經驗,這回她備妥雙方調解筆錄、戶籍謄本等,希望能順利取得姪子的成績單,沒想到還是遭校方拒絕。

經過一番波折後,校方最終交出姪子的成績單,但讓校方態度軟化的原因竟是李小姐前大嫂點頭同意。李小姐不滿地說,學校公文指出,學生成績單只能給家長,所謂家長指的是有監護權的人,但她遍查法條並未找到相關規定。

根據109學年度原住民族教育委員會問券調查統計,國內高中、國中與國小共有19萬4437名學生來自單親家庭,若加計未順利回收問卷的學校,實際數據可能超過20萬;換言之,這20萬個單親家庭都有潛在探視需求,學校夾在雙方家長中間,校方如何拿捏作法,勢將成為未來教育體系上的重大考驗。

李小姐認為學校對於「家長」的定義於法無據。楊政凱攝

李小姐認為學校對於「家長」的定義,在法律上根本站不住腳。楊政凱攝

相關新聞:資深幼教員憑經驗解危機 國中男師助探視反淪小王

最多人看

熱門推薦

0812宜蘭民調公布預告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