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方-台東縣網路民調公佈

獄中專訪/頭號槍擊要犯變省話一哥 惡龍張錫銘:「監獄幫我的是零」(惡龍變身1)

(記者王吟芳/調查報導)18年前震撼國人的一張照片,頭號槍擊要犯張錫銘夥同小弟2人手上各持一把AK-47步槍,一人挾持老農夫、一人打開路中間的汽車車門,當時張錫銘的槍口還瞄準媒體鏡頭,最後在大批警察媒體目瞪口呆下,2人驅車揚長而去。如今張錫銘已被逮入獄服刑逾15年,近5年來他不屈不撓申請假釋17次,但次次都被駁回。

外界不知道的是,經過15年牢獄生涯的折磨,張錫銘已從讓黑白兩道聞之色變的惡龍,改頭換面成為台南監獄的模範生,不僅成功阻止獄友自殺還幫大家發聲爭取勞作金,堪稱是監獄成功教化的典範,但即便如此張錫銘依舊苦等不到假釋的機會。

《菱傳媒》為此特地走訪台南監獄專訪張錫銘,聽聽惡龍張錫銘走過來時路的心路歷程。

端午連續假期後的一個炎熱午後,《菱傳媒》記者來到台南監獄,按一般民眾申請進監所會客的流程,用朋友身分辦理與張錫銘見面。記者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進入會客室,會客時間一到,只見穿著短袖、短褲的一群受刑人列隊魚貫進入,眾人就定位後各自背對著會客玻璃窗坐下,由於眾人服裝一致、髮型雷同,從背影真的很難分辨出誰是張錫銘。

此時會客響鈴響起,只見10餘名受刑人宛若阿兵哥一般訓練有素,同時瞬間轉身,畫面猶如電影情節。張錫銘轉身看到玻璃窗對面的記者,當下一臉錯愕,記者則是望著他清澈的眼神,一度心想:這真的是大寮槍戰中持槍挾持老農的那個惡煞嗎?

在一陣尷尬中,雙方各自拿起面前的話筒開始交談,記者向張錫銘表明身分後,他仍是一臉狐疑無法放下戒備心,二人話題因此從張錫銘最關心的假釋案行政訴訟開始。

假釋後最想做的事 「回歸自家果園當小果農」

假釋話題果真打開了張錫銘的心防,讓他沒在第一時間趕走記者。但堪稱「省話一哥」的張錫銘卻惜字如金,對於記者的提問多數以點頭、搖頭回答,就算開口回答了,常常每句話也不超過10個字。

張錫銘略顯無奈稱,他已經知道二審法院的判決結果,但他並不認同,「我被判無期徒刑關在這裡,就代表國家的刑罰的實現,原本以為靠著自己在裡面好的表現,可以早日假釋,結果卻不是這樣。」這段慷慨激昂、論點清晰的言論,讓人很難想像是出自一名關押逾15年的受刑人,這段話也是張錫銘整段訪談過程中,情緒起伏最大的時刻。

張錫銘說,十幾年來他在獄中時刻關照自己的言行舉止,很想去證明、去彌補,讓大家看到他的改變,「人有歲數了(台語),自然卡會想」、「人總是要學習自我約束」,就像他在獄中想要重拾書本,也是因為他了解到年少時應該學的,他都沒有學,「我欠缺的就是這方面啊!」

問到張錫銘未來若能順利假釋出獄,他想做什麼事呢?張錫銘僅幽幽地吐了一句「我爸在台南東山有果園」。原來張錫銘家中的果園向來都是父親在打理,張錫銘打從年輕時就不曾幫過父親採收,如今張錫銘歷經種種人生酸甜苦辣,加上張父年歲已高,現在的張錫銘只想回歸自家果園,單純做個平凡小果農。

張錫銘與同夥挾持老農夫的驚悚畫面,讓國人印象深刻。翻攝畫面

張錫銘與同夥挾持老農夫的驚悚畫面,讓國人印象深刻。翻攝畫面

上課、習技能都被打槍 獄中自學取得國中學歷

張錫銘回顧這些年來他在獄中,不論是要就學或是學習技能,包括3度報考樹德補校國中部、10餘次報名各種技訓班,幾乎全都吃閉門羹;問到獄方對張錫銘這些年的優良表現與學歷提升提供了什麼教化、協助?張錫銘一再搖頭苦笑:「完全沒有,就是零」、「(國中部)他們根本不讓我讀,後來我只好叫太太寄書進來,利用休息的時間自修,才通過國中同等學力鑑定考試。」

張錫銘回憶,打從他一入監就一直承受種種差別待遇,例如他被判無期徒刑定讞時,身分由被告轉為受刑人,一般新收受刑人都是關押在新收舍房接受調查考核1個月,只有他是被關到隔離舍房也就是俗稱的違規舍房,而且考核時間長達半年!

張錫銘說,在違規舍房內限制用水、睡覺沒有枕頭,只能拿衛生紙代替枕頭,連寫信的原子筆都只有筆心,踏出舍房就得全程上手銬,這樣生活長達6個月,「有人可以想像嗎?這是監獄行刑的必要範圍嗎?」

面對這17次申請假釋闖關失敗,張錫銘感嘆說道,這十幾年來,他不是沒有努力改變,但監獄何曾給過他任何協助輔導呢?等到要他要報假釋了,監獄竟然又回頭歸責他努力不夠,還說他「有再行考核、繼續教化的必要」,這些駁回理由,讓他打心底無法接受。

張錫銘挾持老農逃脫警方圍捕相關影片

張錫銘小檔案

相關新聞
惡龍變身2/槍擊要犯張錫銘搖身變監所模範生 拼17次假釋都敗北
惡龍變身3/獄友眼中的張錫銘 「他不是進來當老大的」

最多人看

熱門推薦

下方-台東縣網路民調公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