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方-台東縣網路民調公佈

張競專欄/解析日本防衛省派員來台任職傳聞

張競/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

日前日本產經新聞報導日本政府正在研議,派遣防衛省文官至日本台灣交流協會台北事務所任職,以便提升雙方軍事交流協調關係。儘管此項傳聞並未獲得任何日本官方機構證實,特別是主管外交事務之外務省,面對報導毫不理會,但台北政壇以及某些研究日本政情與軍事戰略之相關學者,卻將其誤解成將派任自衛隊軍職官員擔任武官,並對此發出甚多臆測論斷,甚至還胡亂猜測是否會派高階將官來台擔任該項職務。

思考當前國際情勢以及東京面對北京之基本立場,此項傳聞可信度其實不高,但對台灣社會來說,卻又顯然變成一顆挑起幻想之政治搖頭丸,搞到許多人士隨之起舞,達到喜不自勝昏頭轉向地步。針對此事,吾人必須思考下列要素,方能持平推斷此事是否為真,同時又能夠具有何種程度實質意義。

首先必須提醒,日本台灣交流協會在日本之法定組織定位是屬於公益財團法人,其在1972年成立之初,係由當時外務省及通商產業省(目前經濟產業省之舊名)核准成立財團法人。其後,日本國會通過公益法人等相關三法後,再經由日本首相於2012年4月核定改制為公益財團法人;同時又於2017年1月1日更名為日本台灣交流協會。

目前日本台灣交流協會是以公益財團法人法律定位運作,其本部設於東京,但在台灣則是設有台北事務所及高雄事務所。該機構與日本政府具有緊密合作關係,並代表日本面對已無外交關係之中華民國政府,處理相互間各項實務關係業務。

但日本台灣交流協會則是又公開聲稱,其所轄台北事務所以及高雄事務所會負責與台灣各界共同進行保護日本僑民、核發簽證、經濟、文化交流等各項事務與調查工作。換言之,其下屬台北事務所與高雄事務所,確實是在台灣處理類似日本駐外領事館各項相關業務。

目前日本政府各個體系文職官員,若是要轉調公益財團法人日本台灣交流協會任職服務,必須透過停職轉任等適當程序。但就日本防衛省文職官員來說,或許還有運用空間;但就軍職自衛官來說,恐怕相關配套法制規範並不完備。因此不妨看看日本自衛隊軍職官員是否存在轉任公益財團法人服務任職,然後再恢復軍職回任先例,然後再推斷其可行性。日本是個講求法制與法治社會,不論政治上有何企圖,在法制面上若不完備,或是找不到能夠解釋得過去空間,不論任何傳聞都不可信。

其次就要提醒,派遣軍事武官並不代表安全承諾;這本來是國際關係基本常識,但在台灣社會販售幻想時,很多人卻寧可被騙到團團轉,對東京派個與自衛隊具有淵源或是關係成員來台任職,就可以激發出無限自我安慰想像空間。只要想想目前許多中華民國邦交國在台北都有派駐武官,但吾人從未認為此為邦交國對我提供安全承諾與支持,就知道將前述傳聞隨意杜撰聯想成安全援助或軍事聯盟,實在是讓人覺得匪夷所思。

再者就是儘管派駐軍事武官確實是證明雙方存在交流空間,但若我國政府高層是要認真與對方交涉合作項目,必然是訓令本身駐外館處之業管官員,甚或由大使或是代表親自出面,直接找到對象國政府主管機構溝通協商,絕對不會透過對方派駐在台北任職人士傳話;所以過度高估對方派員來台任職所能發揮功能,此亦有違國際事務基本理則。

此外就是不要從駐外武官編階臆測雙方合作關係親疏變化;特別是日本自衛隊派駐在全球各國之防衛駐在官(日本駐外軍事武官所用名稱),僅有一個派駐美國之職缺是將官,所以有學者在評斷傳聞時,在八字沒一撇狀況下,就開始胡亂猜測初期會先派上校武官,然後再派將官任職,顯然就是沒有好好理解此等基本資訊,就信口開河提出推論。

同時在此也要提醒,不妨看看中華民國派駐華盛頓軍事武官編階變化歷程,其中曾有上將軍階者擔任過最高階主官,當時各軍種武官都是將級軍官,如今任職官員階級逐漸降編,難道這是代表我與美國軍事交流關係在冷卻降溫嗎?

所以刻意去強調派遣將官來台任職,基本上就是不能理解軍事交流合作關係與派駐武官編階,其實未見得具有任何比例因果關係。只要想想美國國安會成員諾斯(Oliver North)中校,能夠搞出多大難堪事件;就知道迷信將級官員,分析能力根本就是只能看到表面文章水準。

最後還是要提醒,所有未經日本政府外務省正式宣布,卻是以小道消息規格在特定媒體刊登之傳聞,若不是存心藉由政治傳聞用來撩撥北京,希望藉此進行政治操作,以便滿足日本國內某些政治派系與台灣社會政治消費,要不然就是有人存心要讓此事提前曝光,透過見光死手法讓打算推動此事者死心。

真相究竟如何,不妨透過觀察北京反應加以解讀;東京與北京具有正式管道能夠溝通查詢,假若真有其事,北京能夠老神在在胸有成竹不動聲色?從中國大陸外交官員氣定神閒從容以對,或許就已可看出真相吧!

張競小檔案
 

最多人看

熱門推薦

下方-台東縣網路民調公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