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方-台東縣網路民調公佈

宏論媒觀點/選出公廣董監事 公、華視問題就解決了?

陳炳宏/台灣師範大學大眾傳播研究所優聘教授

 昨(9日)公共電視第7屆董、監事第3次審查會議終於通過12名董事、4名監事,終於可以正式組成第七屆董監事會,值得慶賀。但是這樣就表示公視及華視可以像童話故事書的王子與公主一樣,從此過著快樂幸福的日子了嗎?這真的想太多了,路還很長啊,簡單說,八字還沒有半撇吧。

近日華視因為跑馬失誤不斷遭到各界責難,也意外引發華視經營體質的問題,但結果這些問題的癥結竟然都指向公視董監事未能改選,所以要趕快通過改選來解決,實在令人無言。嚴格講,第六屆公視董監事久未改選,對華視近日誤失不能說沒有關連性,但如果真以為改選董監事會就可以解決華視困境,那不是太天真,就是太傻。

從公視第三屆董事會成立前,立院通過黨政軍退出廣電媒體政策而納入華視的過程,到延任的第六屆迄今,歷經近20年,公廣的經費、華視附負擔、華視民股買回,完全沒解決。華視納入公集團的整合經費,華視民股未買回所衍生的公不公、民不民的怪異經營體質,歷經扁政府、馬政府,到蔡政府,沒人聞問、沒人想管。2006年華視納入公廣,16年來公廣集團的困境就像孫悟空的緊箍兒,動不動想干預的政黨還會念緊箍咒,現在公廣困境竟然又被簡化為董事會延任的問題,不知這是無知,或是故意,還是兩黨又再共謀些什麼?

昨天審查會前,早有媒體透露名單應該會包裹通過,從目前的結果來論,好像也不無可能,藍綠各砍一位以因應各界的質疑。不過對於這樣的結果,筆者態度倒不那麼負面,因為如果新任董監事是兩黨協商的妥協結果,那未必是壞事,因為根據公視法,台灣公廣集團董監事選任本來就是高度政治妥協的結果。只是筆者會擔心,由於新任董監事受惠於政治協商選任的結果,反而受困於政黨恩澤而缺乏施展空間,這樣的結果會不會有後遺症?衷心希望不會。

筆者建議,第七屆董事會成立後,董監事應立即向提名他們的政黨遊說,既然將公廣託付給他們,就應該全權授權,協助新董監事去立法院遊說各黨派立委,立即處理三件事:一是根據公股處理條例的精神,編列附負擔經費給華視,因為既要責成華視具備公廣的體質與實質,但卻又放任華視自謀生路而沒有任何補助,導致因專業及人力短缺而發生匪夷所思的錯誤,自然也就不足為奇。

其次是應立即推動買回華視約四分之一的民股股權,讓華視真正成為公共媒體。當年民進黨政府以財政困難不願意同時出資將台視與華視等兩台的民股買回,以納入公廣集團,但承諾會以賣掉台視官股的收入,當作買回華視民股的基金。但近20年過去了,台視早已民營化,但華視民股買回還遙遙無期。為何當初的承諾沒實現?賣台視官股的這筆錢哪裡去了?是否有政策執行不力或該究責的人事,文化部及行政院總該追查吧?筆者比較擔心的是,現在政府如果否認當初有這樣的共識或承諾,或已經把錢收納入國庫,那就只好讓華視繼續公不公、民不民,讓它播選舉廣告,也讓節目為衝收視率以換廣告而讓它腥羶色吧。

 將華視納入公廣卻不管死活,沒有附負擔、沒有買回民股,不知當初是誰提的餿主意?

三是立即修訂公視法為公共媒體法。如此除可更確認華視角色及功能外,公廣集團的媒體組合(例如是否成立廣播、或是否納入央廣及中央社)、每年的最低法定預算、董監事的選任方式等,都可獲解決。當前公視的問題不是現有的公視法可以主導及處理的,再不趕快修訂或通過公媒法,筆者敢打賭,華視錯誤會照犯、最高收視率節目照樣是哆啦A夢及烏龍派出所兩卡通節目,公視員工照樣過得像公務員而遭各界責難,但請問這是兩台同仁自願且樂見的嗎?

老實講,以上問題都是老問題,嘶喊好些年都沒進展,再提感覺只是在蹭熱度。但既然這屆董監事是如此高度政黨默契的產物,寄望董監事應該順勢形成壓力,逼兩黨願意共同推動公廣集團的正式成形,否則從2007年喊到現在的公廣集團都是自欺欺人!筆者鼓勵新任董監事掀開這個國王的新衣,否則不知道兩黨還要互欺及欺騙國人到何時?      

陳炳宏小檔案            

 

最多人看

熱門推薦

下方-台東縣網路民調公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