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方-周周網路民調公佈

施威全專欄/台灣制裁俄羅斯 只是選邊站,並不高尚

施威全/倫敦大學伯貝克法律學校博士

總統府於2月25日宣布參與美國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蔣萬安也表態支持,藍綠都追隨美國,是台灣主流政治不得不的選擇,不代表在道德上絕對正確。西方輿論的敘事裡烏克蘭是無辜的小白兔,俄羅斯是大野狼,行動跟著西方走的台灣心理必須清楚,這類美國與歐盟編織的圖像,不是事實。

經濟制裁是西方國家道德怯懦下的選擇,不該鼓掌稱許。提出經濟制裁,因為美國等北約國家不打算出兵幫助烏克蘭政府。不是不能幫,是不敢幫,若真送自己子弟死於異鄉戰場,對執政者政治風險太大。北約各國政府說因為烏克蘭非北約成員,所以出兵援助烏克蘭沒有法律正當性,這只是藉口,西方侵略他國,何時真正在乎過國際法,美英領銜侵略伊拉克,繞開聯合國機制,為了瞎掰出兵理由,情治單位偽造證據,西方國家動武與否,首要考量自身利益與內部政治形勢。

撐烏克蘭?別人的囝死袂了 

不出兵,選擇經濟制裁,並金援烏克蘭軍隊,掖助烏克蘭的軍事抵抗,擺明了別人死小孩比較沒關係,請自便,北約自己的小孩絕不送死。北約當道德侏儒,台灣跟著喊撐烏克蘭,真是人道關懷?還是死再多反正也輪不到我,所以烏克蘭加油?死的又不是自己,多喊幾聲沒關係。

北約迄今的援助,正反應了面對普亭的挑戰,各國因應能力有限。美國的情報精準預測俄羅斯必發動戰爭,但為何戰事爆發時,美國的回應計畫遲緩推出?

美國早握有情報,一定也擬了俄烏衝突的各種劇本,但白宮的反應仍不迅速,讓人想起從阿富汗撤軍時,美軍的亂象,美國連自己發動的撤軍行動都沒有預擬好可能出現的問題,當時的應變方案混亂失序,這次俄國操控了衝突的節奏,美國的應變更顯得無力。

更重要的是,危機管理講究在危機有徵兆時就消滅肇因,讓危機不發生,握有戰爭的情報而無能阻止戰爭,表示美國無能領導北約各國,現在的經濟制裁只是馬後砲。戰爭已發動,俄羅斯的下一步還有核武當籌碼,因為美國無能,讓俄羅斯在此賽局中打出一張大牌後,還有另一張更大的牌在後面等著。

之後局勢難料,普亭不會一路都順風牌,但在西方國家拿捏趨吉避凶之道時,台灣社會無須太一廂情願貼美國貼太近,美國一旦出賣烏克蘭與俄羅斯妥協,台灣撐烏克蘭的聲音會顯得很諷刺。別忘了台灣民眾幾次當政府的啦啦隊,事後自己打臉很慘,例如曾經跟著高喊「我OK你先戴」的人們,有種就該堅持到現在。日本政府親美不下於台灣,甘願接受白宮指令,但日本社會較自覺,當白宮稱讚日本是參與制裁俄羅斯的主要貢獻者時,社群網站上日本人一片哀嚎,拜託美國不要凸顯日本的角色,因為日本很怕死。

伊拉克戰爭時,在美國要求下日本自衛隊違反日本和平憲法精神,出兵到伊拉克,但花錢請他國軍隊保護日本自衛隊,花錢搶得安全的地點做駐紮營區,這才是生存之道,不像台灣參與制裁,就等著被白宮稱讚一句,美國前國防部政策次長傅洛依、前白宮副國安顧問歐蘇莉文、前白宮國安會亞洲事務資深主任葛林、前白宮國安會亞洲事務資深主任麥艾文將組團來台,裡面多是台灣政界本就常往來的老面孔,民進黨宣傳為台灣獲得拜登的褒袞榮寵。

西方國家不夠格稱民主同盟

綠營有聲音,認為台灣加入經濟制裁是國際民主同盟聯手抗惡,台灣地位上升為西方盟國,站在正義的一方,這論調是自欺欺人。西方出不出兵,都無關民主,伊拉克是前鑑。此外,烏克蘭被俄羅斯打,俄羅斯不對,烏克蘭人民無辜,但烏克蘭政府並非清純的小白兔,也算不上民主。

烏克蘭與頓巴斯地區間族群關係緊張,頓巴斯的俄羅斯人,不管支不支持普亭,他們的族裔認同總招致烏克蘭多數居民的歧視,烏克蘭人對少數族群相當不友善,普遍存在,羅姆(吉普賽)人、猶太人也是被歧視的對象。族群議題是烏克蘭多數民眾與頓巴斯地區衝突的原因之一,烏克蘭不讓頓巴斯獨立,也鎮壓其高度自治的訴求,2014年俄、烏與頓巴斯地區簽署的明斯克協議烏克蘭政府沒遵守,此後戰火依舊,1.4萬名人士兵與平民死亡,這是今年戰火爆發的背景脈絡之一。

俄羅斯不該發動戰爭,但台灣加入制裁俄國,不是加入民主同盟,只是選邊站,沒那麼高尚。


 

最多人看

熱門推薦

下方-周周民調公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