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方-台東縣網路民調公佈

論文門之四/震撼彈還是空包彈? 彭文正早知LSE確認蔡英文的學位

圖:引自林環牆臉書

前言

總統蔡英文在倫敦政經學院取得的博士學位,儘管蔡英文和學校雙方都出面說明學位為真,但學者林環牆、彭文正和賀德芬等人仍持續緊咬學位為偽,各說各話,宛若羅生門。

《菱傳媒》推出系列報導,從台北、倫敦,經作者沈時寧、于思桂比對兩造說法,並驗證英國學校與司法制度,以第一手資訊,提供完整報導,讓讀者據以判斷論文真偽。

作者:沈時寧、于思桂

針對蔡英文學位疑雲,2021年11月28日彭文正、林環牆等人宣布「破案」,因為他們收到了英國資訊專委辦公室(ICO)辦公室的最新決定,彭文正宣稱;「論文門破案! 英國判決出爐! LSE沒蔡英文口試紀錄。」,他說這是論文門震撼彈。

過去兩年,彭文正等人宣稱「破案」、「水落石出」、「關鍵證據出爐」、「一刀斃命」…,至少126次,案情若真如其說的大勢抵定,宣布破案,一次就夠了,一案兩破一定有問題,何況是一案126破。2019年,彭文正就宣稱因為其掌握論文案關鍵證據,蔡英文即將下台,「即將」了500多天,蔡英文還沒下台。2021年底彭文正又宣布「破案」,他說蔡英文一定下台,迄今為止彭文正的預言沒有成真的跡象,彭文正屢發震撼彈,都淪為空包彈。

2021年底的又一波震撼彈,彭文正等人的依據是ICO2021年11月26日發出的決定,他們說:「LSE的最高權力機構否認持有蔡英文博士口試委員名單及口試報告。」這句話可以作為宣告破案的證據嗎?

英國沒有任何單位宣布破案

細讀ICO決定的書面內容(如附圖),可以證明所謂破案,只是彭文正個人的說法,英國沒有任何行政或司法單位宣稱「破案」。

圖:引自林環牆臉書

這份決定的主要內容有3項,就是圖中標示1、2、3的部分,為避免斷章取義,翻譯如下:
1、申訴人要求當時的蔡英文小姐(現為台灣總統)博士口試委員的名字,以及口試報告。LSE的校委會否認持有這些紀錄。
2、 基於「比較高的可能」,ICO專門委員決定,LSE並沒有申訴人要求的這些資訊。
3、 ICO專門委員不會採許進一步行動。

文中的申訴人是和彭文正等人一起調查論文門的麥克・理查遜(Michael Richardson),他向LSE申請蔡英文博士論文口試的相關資料,LSE拒絕,麥克便向英國ICO申訴,ICO的決定是,LSE並沒有這些資料,就此結案。

這份決定裡,台灣讀者較不熟悉的是「比較高的可能」(balance of probabilities),這個概念在英國普通法裡,通常用於侵權裁量,法庭對原告和被告所提出的證據,認為那一方較可信,便會判處該方勝訴。此概念用在這份決定上,意思是ICO相信LSE的話。

麥克認為LSE持有蔡英文同學的口試相關資料,要求公開;ICO則認定LSE沒有這些資料,所以不接受麥克的申訴。

這份決定沒有說「蔡英文沒有通過口試」,只說LSE否認持有她的口試資料。蔡同學的口試資料在哪裡?其實彭文正等早已公開的,2020年11月26日的ICO另一份決定裡,已清楚顯示:倫敦大學總部持有「口試報告、合格記錄、確認授予學位」。蔡英文在LSE通過口試後, LSE就將資料轉給倫敦大學總部,由倫敦大學總部頒發學位。資料在倫敦大學,麥克與彭文正等向LSE要,當然要不到。

獲頒學位的證據多次出現

倫敦大學校方與LSE確認蔡英文獲有學位的證據,不只出現一次,早在2019年6月17日LSE「學術詢問服務經理」Clive Wilson回給林環牆的電郵裡就表示,LSE和倫敦大學總部都確定蔡英文有拿到學位(如附圖)。原圖引用自林環牆的臉書,螢光標註是筆者塗的。

 

黃色螢光的部分翻譯如下:
「LSE與倫敦大學兩者的紀錄都確認,(學位)正確地授與了蔡英文的論文。」
「LSE與倫敦大學兩者的紀錄都確認蔡英文在1984年被授與法律博士學位」。

粉紅色螢光的部分翻譯如下:
「附上一份掃描的1985/1986的LSE的行事曆紀錄,這是前一年授與LSE學生、給予學位的正式、公開紀錄。」

紅色螢光的部分翻譯如下:
「我補充,我們的確知道指導老師是誰,正尋求諮詢,看是否能在英國資料保護法的規範下公開。有評論說,在大英圖書館論文系統裡沒看到這位指導老師名字,情形可疑,事實上那裡的論文90%都沒有指導老師的名字。」

綠色螢光的部分翻譯如下:
「因此澄清,我們確認(蔡英文)論文有提交,我們不知道的是,為何最後版本的論文並沒有抵達任何圖書館。」

LSE經理的回信清楚告知:學位沒問題,論文也有提交,只是他們不知道提交後的論文跑到哪去。

LSE與倫大都確認蔡英文的學位

根據LSE作法,頒贈學位的程序是,寫完論文、通過口試、學生把論文交給LSE校方,學生就完成程序了。LSE行政單位再負責把口試相關資料交給倫敦大學總部,由倫敦大學總部頒發學位。至於LSE要把論文送交給哪幾個圖書館或哪些單位,不同系的論文有不同作法,不同的年代,作法也不一樣。論文有沒有出現在圖書館,不影響學生獲得畢業證書,因為學生是把論文交給LSE校方,不是交給圖書館,若是校方沒把論文交給圖書館,甚至因而遺失,這與學位的頒發無關,也不是學生的責任。

最重要的是,不管是前年LSE校方的回信,或是2020年ICO的決定,都清楚告知論文有提交給LSE、有獲得學位。這資訊彭文正等人早就知道。

 

 

最多人看

熱門推薦

下方-台東縣網路民調公佈